2020: 通向神级文明

2020只是太阳纪年中一个普通的刻度,却是文明进程中极不寻常的一个区块。这一年,我们基本上跨过了工业文明的鲜血祭坛,开始了全球能源体系的切换,并对于地缘政治、贸易关系甚至货币进行的重新格式化,为下一阶段生产力的巨大飞跃做全面准备。 

上一次,具有同等里程碑式的意义的巨变,则是200年前的第一次工业革命。 当时,英国携手印度次大陆、北美地区和加勒比地区的殖民地,通过科技创新和全球贸易,让全世界看到了石化能源加持下的生产力全面飞跃,共同完成了人类文明火箭的第一次点火。

生产力是文明的DNA

人,生来不自由,亦生来不平等。

人类无法控制自己的起心动念和呼吸心跳。除了可以主动选择不违法,其余只能听命于生物体DNA的最高意志——追逐生存和繁衍。

生产力之于文明,就像DNA之于生物体一样,代表文明的最高意志。

所有的人、组织和文化,都必须通过竞争的方式,获得让生产力进步的最大化的机会,顺应生产力的感召,才能获得在史书上“记账”权力,这是文明发展过程中的“POW,工作量证明机制”。


一战期间的英国坦克,战争是生产力进步的关键流程

面对生产力竞争,德意志坚持选择的工业狂魔的道路,英国选择了设立央行、非金本位的法币和凯恩斯主义以集中化的金融手段来增强生产力,法国在一战后收回了工业重镇阿尔萨斯和洛林,成为当时的全球第一陆军强国,但是,战争的伤痛让法国希望避开战争,以《凡尔赛和约》来将德意志关进笼子里。对于战争的懦弱,让法国在二战中迅速败下阵来,被踢出了强国第一梯队。

战争祭坛与现代国家

美国是世界上是最大的战争机器,没有之一。建国200多年,200多场战争,对内屠杀,对外侵略,几乎每年都在战火中度过,穷兵黩武,莫过于此。

从1775年起的第一、二次独立战争、第一、二次巴巴里战争(对穆斯林)、威士忌酒起义(对内抗税镇压)、法伦廷贝斯之战(对印第安人)、普洛菲茨敦(先知镇)之战、第一、二、三次塞米诺尔战争(对西班牙)、黑鹰战争、美墨战争、南北战争、美菲战争、堪萨斯内战、美西战争、八国联军侵华、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朝鲜战争、50多年的美苏冷战、越南战争、巴拿马战争、科威特战争、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等等,美国一路走来,越战越勇。

美国的战争历史大概可以分为两个100年:


1919年列宁庆祝十月革命胜利二周年

每一个强国的崛起都不是偶然。苏联以实用主义与理想主义结合,积极拥抱战争,并以风险投资的方式,构建了覆盖半个地球的生产力+军事联盟。只是文化和政治的衰朽,让后者淡忘了与时俱进,更淡忘了生产力竞争失败的后果有多残酷。战争只是手段,构建与时俱进的生产力进化结构,才是最根本的出路。 

每一次巨大进步,生产力的祭坛上堆满了失败者的尸体。 很多时候,并非人类好战,这是生产力发展的必由之路,这是命中注定的,不以个体意志为转移的。

作为工业时代生存的成年人和国家,我们不得不满口仁义道德,嘴上平等博爱,内心都是马基雅维利,突破一切人间道德的底线。让大众失去防备,尔虞我诈,远交近攻。个体如此,国家亦然。不是南宋被屠杀的亿万人民不善良,也不是蒙古人有多邪恶,这是文明的母体内无数次生产力竞争的淘汰赛而已。 中华帝国构建的外儒内法的文明结构,是农业文明时期残酷竞争中剩下来的最优选择:

顶层秩序,基于生产力进化的竞争,专注富国强兵,统御四海;

底层秩序,基于统治大国土的需求,仁义礼智信,天地君亲师。

电影《启示录》剧照:双手沾满鲜血的玛雅大祭司

面对崭新的文明进程,大部分人、组织和政治组织,斗做不到与时俱进,更无法接受不了新生产力的感召,在狂妄、失落、愤慨甚至胡闹之间,已经不知不觉被摆上了时代的祭坛,等待手起刀落,这个名单很长:

2019年发生的表面上最重要的事情,大概如下:

  1. 贸易重组:中美摩擦是时代的余震,国家的边界转向文明边界
  2. 战争重组:举头三尺无人机,AI驱动的战争不需要人民动员
  3. 货币重组:Libra覆盖土地,都是美利坚。
  4. 能源重组:中东的繁荣即将与石油一起终结
  5. 资产重组:对于虚拟世界的核心资产争夺进入血溅三尺的阶段

主流媒体上扑朔迷离的国际新闻,核心就是时代的揖别,从本质上重新理解,2019年大概就是三件事:

1. 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第一次权力斗争

 国际战场上,美国试图通过BTC 和Libra 等力量,实现对全地球势力范围的扩张,毕竟,凡用电子美元的地方,无不是美利坚合众国之疆域,武力扩张来占领和殖民这种百年前的套路,真的不堪用了,亏本买卖没人做。美帝的互联网的巨头企业股价看似摇摇欲坠,一转身又全面进入万亿美元时代,风华绝代。

中国战场上,2019年是残酷的“清君侧”。大量的数据行业的小伙伴失去自由,被迫离开行业,此前在《数据平流层上的多边博弈》一文中,曾有隐晦表述。现实世界的力量将虚拟世界的力量(大数据+互金+区块链)进行了全面清剿,互联网巨头失去了数据生产资料的所有权,成为了混合所有制的新物种。

从文明角度看,我们走向了二战后的经济最高峰,多数工业指标都已经雄冠全球,然而参照清末的经验看,我们正在走进最危险的历史进程,面对科技的突飞猛进,应用层面突飞猛进,系统层面止步不前,文化中缺乏对超级变量的包容能力,肉身和精神脱钩的冲突会极其剧烈。今天,我们有着全球第二大的身躯,正如晚清同样可以拥有亚洲最庞大的海军,却没可靠的私有产权制度和成熟现代国家体系。面对生产力大爆发,叶赫那拉氏晚年所经历的风霜雪雨,根子都在文化和制度上,不在军舰的硬件配置上。

2. AI 驱动一切,包括战争

不少军迷还津津乐道70多年前的史诗级大会战——库尔斯克战役。双方集团军共投入223万余人,3万门火炮,8000多辆坦克,4000多架飞机,双方有100万人没有能活着回来,95%的坦克被炸烂,流漂橹。

苏德历史上的最大规模坦克会战——库尔斯克会战

可是,AI收敛了工业时代的生产力进化的核心方式——战争。原本一触即发的第N次中东战争,几个无人机解决了,战斗成本缩简为1亿分之一。所有的战争形态收敛为“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AI驱动的杀人蜂机器人自己会人脸识别,人海战术瞬时成了一句笑话,工业时代宏大的军事战略和让人惊叹的航母,瞬间变成了脚踏板缝纫机一样的历史产物。毕竟,战争的发展根本到不了开动航母这个阶段。 一切大规模的会战,都显得蠢笨无比,就像自杀式冲锋一样。既然在总部用按钮分分钟解决战斗,干嘛要肉身O2O去打仗呢,脑壳卡吗?

Bell 公司推出的 V-247 无人战斗直升机,AI 接管一切武器是大势所趋

3. 能源底层向电能切换全面开始

自从2015年美国的页岩气和页岩油产量放量后,美国就成了全球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净出口国。从那时起,全面放弃外挂的大充电宝——中东,就已经是无可回避的问题。如果可以通过区块链将美元播撒到全世界的手机上,为什么还要中东这个累赘呢?成本下降一亿倍,省钱不香吗?一边拉盘石油,嘴上帮助中东转型,肉体上全面撤退,用无人机干掉中东的几个钉子户好战派,逐步挥别石油美元。美帝风头最劲的重要能源企业+机器人公司之一,伪装成一家汽车企业Tesla,股价一路飙升。电能时代,Tesla 是披着汽车公司的外皮的全球能源+AI计算巨头,每一台汽车是云服务上门而已。Tesla 相关的Starlink 公司正在向天空中发射的数万颗卫星。这些才是AI 真正的终极宿主。全知,全能,全在,掌握一切数据和生产力,是新时代的神。 

Starlink 送上天的数万颗卫星未来才是AI的终极宿主

生产力:一将功成万骨枯

在3年前的文章中,《硅基文明序章》 就阐述过基于硅基的神级文明正加速到来,而且,我们会处于一个生产力大爆发的牛市中。生产力的暴涨,从来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消灭大量行业,消灭大量资产,上涨趋势人人可见,但是厘清生产力带来的系统性改变,才是最重要的课题


我们处于技术驱动的超级牛市中

1. 无限能源与新货币体系

当代货币银行学体系中无处不充斥着维护央行和商业银行的核心利益的私货,其心可诛。套用中国历史,如果说东林党误国,那么现代银行体系走到今天,不如趁早自我转型,早一点拥抱负利率,进入无限QE,早一点走出周期性的危机,才能自我救赎。

美国能源部公布的SunShot 计划,计划2030年将每度电成本降至3美分

长期来看,我们都处于一个生产力大爆发的过程中,并且还在加速,人类会彻底告别物质稀缺,进入无限丰饶时代。我们的钞票总量是越发越多,但是东西却越来越便宜,最终所有国家都像日本一样,无限的刺激,但是依然通缩。 

未来几年,基于太阳能和多种电能体系的网络,会将人类能源供给推向无限。在无限能源+机器人下,劳动力这一约束物质供给的条件,就不复存在。GDP 这种二战时候的指标将彻底退出舞台。1个用户的汽车需求,对应了1万台机器人的3D 打印免费供给,生产极为廉价,甚至倒贴,需求变得极为稀缺。国家和组织存在的意义,就是补贴用户衣食住行的一切,让用户留在自己的空间中。

现代法币难以抵挡长期实质性负利率(补贴用户)的制造业存在,更无法完成对所有场景的结算,机器人之间结算是否需要开发票?同时,面对机器人普及+无限低价能源+老龄化+屌丝绝育,需求衰竭,供给无限,逼迫法币长期加速通缩,推动银行内向坍塌,不得不转型。

在工业体系时代, 美元本质上也是类似POW的发行机制,石油钻探和销售过程,将美元这种国债票据与现实商品完成了一次交换和价值锚定,并通过工业血液渠道进行二次和多次分配。这是美元脱钩黄金之后真正强大的原因,挂钩核心生产资料让自身的属性得到了进一步升级。至于舆论上说的三权分立和民主制度,是支撑票据的后端服务端架构。但是,工业时代结束了,美元需要挂钩新的核心资产。Energy Note (能源票据)可能才是新时代最底层最刚需的商品,因为人和机器人的价值交换,能源是双方都接受的,而且,能源可以跨设备跨物种跨星球交换,是新的普世价值。今天看已经在能源套利市场上存在好多年的比特币是大概率的能源结算票据的系统最佳选择。

货币本身是结算工具,也是是生产力支撑网络的核心要素。货币的锚点必须是经济系统的生产资料/或者最重要的大类资产。货币天然会奖励扩大生产资料的个体。







人民币锚点从美元,迁移到地产,逐步迁移到主权信用。未来也需要面临更多的抉择。长期看,货币决定生产力,我们拭目以待。

2. 需求的总和即财富的总和

工业体系时代, 实现奴役(即生产力集中)有三种工具:饥饿、信息控制和债务锁定(比如房贷)。

饥饿已经消失,债务锁定也行不通,法币是基于国债的劳动力兑换券,劳动力都变成机器人无限供应了,法币时代的债,又有何意义呢?

而且,更严峻的是,工业时代的会计体系的账本是整个金融业基础。复式记账法上,却没有人,更没有人类的需求,有的是只是固定资产,不值钱的,那么这账本有何用?

在无限生产力的衬托下,现货生产分文不值,需求的合集等于组织的财富总和。 驱动人的增量需求,释放人类需求的一切制度枷锁将成为AI时代的文艺复兴最重要的时代使命。

3. 建设信仰体系是生产力输出的形式

过去的200年中,我们一直忙于商品生产,输出信仰的少之又少。毕竟在日新月异的科学面前,世界主流宗教也是且战且退。互联网时代,我们又走向了利用信息控制来换取世俗权力,手机神坛上祭祀的年轻人时间越多,互联网的控制力就越来越强。

但是,随着人们逐步摆脱日常生产,虚拟世界就成了我们生活本身。大量的主流社会人类进入虚拟的多维空间去建设,共同构建一个能在时间维度经得起考验和算力攻击的信仰体系(算法体系)。这是新一代人的生活方式。


在新的世界中,规则也是完全不同的,



精英人群来说,生活就是通过参与分布式节点的建设,通过节点战争实现周期性熵减,利用算法进行数千倍于历史行进速度的制度竞争和制度实验,从而完成社会制度的自动升级。


普通群众来说,生活就是去虚拟世界彼此服务,彼此娱乐,为在虚拟世界的最高信仰投票以换取最大的AI算力支持,恰如欧洲的宗教战争,也恰如今天的父母给孩子的表演在微信群拉票。


在新的时代的虚拟世界里,信仰的创造者,大主教,建设者(码农和演说家等)、教众,是真正的社会阶级分层。参与信仰,是我们的生活全部。




虚拟世界的新竞争形势——信仰竞争/算法竞争


时间是概率的容器
我们正在穿越滤网



每一个须臾与刹那,都包含着若干次随机的生灭。熬过的时间越久,每向前一步,便是一步一重天,一步一奇迹。未来的每一次随意的起心动念,在今天看来,恐怕都是惊为天人的小概率创新。

2019年,于个体而言,于世界而言,都极为不容易。 并不是所有文明,都能够在生产力和破坏力同时大爆发的这200多年里,进入到更高阶段。生产力的幽灵飘荡在世界的上空,寻找着自己最佳的代理人,也消灭不可靠的代理人。所有的进化,都是概率事件,都是平行竞争,都需要付出血与火的代价。
 
2019 年是真正属于中国人自己的经济危机。这是二战后最大的工业化浪潮的筑顶,也是顾准先生临终前念兹在兹的“神武景气”(Jinmu boom,日本战后神话般的复苏)的终点。 面对未来,选择悲观是正常人的线性外推,毕竟,高增长一旦停止,债务的暴力清算的属性就会表露无遗,所有的财富杠杆都变成了要命的铡刀,历史一个猛烈回调的下影线里,埋葬了若干的富豪和更多的普通人。

我们应该尊重历史和周期,但是我们更应该积极的展望未来。我们正处于一个基于芯片的神级文明的起飞前夕。人类社会的能源输入效率和规模正在高速扩张即将出现指数级上升。能量的输入,分配,利用形态的变化正在驱动整个文明进行全面升级。贸易摩擦、地缘政治看似轰轰烈烈,在无限生产力面前,就像幼儿园里的剐蹭一样,嚎两嗓子就过去了。 

万物寂寥,宇宙澄清。人世无常,众生有情。

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着,不能证得。


愿现世安稳,愿诸神归位。

来源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iPfmKzFWkghH7cyFxyCxdg